全球彩票网注册|一个VR创业者为什么看不起中国VR圈?

来源: pp电子  阅读: 4881

[导读])科技媒体人娄池创业做起了vr。一种是以oculus为代表的pc端头显设备。这个行业在国内真的是鱼龙混杂。这也是为什么国内很多做pc头显的,最近突然又转到移动vr的原因之一。因为当时那个行业确实是早期,干嘛不在核心的部分使劲儿呢?你关注行业就两三年,然后你跟老同志们讲你这个产业应该怎么做,这不是扯蛋吗?我们当时非常看好gear vr,但它只适配于三星的某些手机。当时vr并不是一个热门的项目。

全球彩票网注册|一个VR创业者为什么看不起中国VR圈?

全球彩票网注册,来源:商业新星(微信id:biz-star)独家授权

作者:冯超

(“商业新星”是我们的新产品,也是“商业人物”安全备用号,志于服务创业企业,与未来商业领袖共同成长,欢迎订阅!)

科技媒体人娄池创业做起了vr。行业虽改,秉性依旧。这位曾被公关界称为“喷子”和“眼中钉”的老记者,在他香烟缭绕,雾气横生的办公室里,火力全开,矛头和怒火直指vr。

以下内容为娄池口述:

vr这个概念现在越来越热,也越来越乱。突然有一天,一群研究vr行业的老专家就凭空出现了,他们一般是从某些院校出来的,前几年还在研究数字城市的那波人,和今天的vr技术完全对不上。

行业大会也越来越多,我几乎每天都收到邀请函。函上这样说,你来布展吧,我们请来了一堆专家讲这个事情。我一看名单,这些专家都没听过。我们焰火工坊2014年做vr的时候还没有听说过这些人,我们不太相信这些突然涌现的专家教授们。

2015年下半年开始,“强行”vr的有好多家,过去也没听说过它,据说核心团队里有研发vr十多年经验的人。仔细一看就明白,大部分都是做智能硬件出来的。智能硬件做不下去,融了一两轮资金之后转到vr上。这样的我们就知道好多家。

现在创业和创投这块泡沫比较多。我之前听说有一家做vr分发的。他只做了一个基于cardboard的简单的app市场,就敢号称日活跃用户10万左右。行业标杆gear vr几年做了100万用户,总使用时长才200万小时。今天除了一线手游分发谁日活真的有10万,何况vr? 好多人就是喜欢这种故事,在我看来这种数据刷上去是没有意义的,但有些人还是觉得很了不起。

我第一次接触到vr是在2013年下半年。我跟现在公司的cto王明杨是朋友。他从移动安全行业出来后做游戏开发,另外也做了跟vr相关的东西。当时我在腾讯科技做副主编,还在管记者,第一感觉是做相关的新闻报道可能是很重要的。当时热门的智能硬件,比如体重秤和水杯之类,我感觉都是“强行”智能,本质上是让你的生活更加繁琐。但我觉得vr不是新硬件的范畴,它是另外的新的东西,很有意思。

当时vr的头戴显示设备有两种。一种是以oculus为代表的pc端头显设备。国内很多人接触vr是通过oculus那套东西。但我本人对pc端的任何东西都没有兴趣,也不看好中国企业从pc端切入。

另外一种是移动端跟手机结合的头显设备,它又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google的cardboard,这是用纸糊的产品,还有中国人用塑料做的都是此类。它们就是借助手机里专门的app内容,然后添加一个光学方案的镜片,这是玩具。很多人想把这个东西做成一个生态链,我曾经觉得挺可笑的。cardboard 这个产品,掏8万块钱,开模生产,就可以贴上logo卖了,做成玩具级别很容易。

第二类是三星的gear vr。它也是基于手机,但比cardboard强很多。它除了借助处理器性能较为强大的手机之外,头显设备还融合了陀螺仪、算法、风扇和按键等等。

第三类是一体机,跟gear vr类似,不过是把手机等东西,直接就装进头显设备里了。

三星gear vr在2014年6月发布时,我在淘宝上买了这个设备。体验之后,我觉得今天的技术是可以做个真正入门,让人体验到沉浸感的东西。移动vr这件事开始靠谱了,因为已经有人做出来了。gear vr出来之后,我觉得这个在未来是一个方向。

技术上国内绝大部分都是copy,但真能copy好也挺难的。这个行业在国内真的是鱼龙混杂。很多厂商直接拿gear vr的东西骗人。有些人直接照搬oculus或者gear vr的sdk(软件开发工具包),有些人直接盗用别人的代码。这方面我们cto有些较真,不够本土化。

oculus开放过软件和硬件方案,所以国内诞生了一批拿着oculus图纸做东西的企业。后来oculus被facebook收购后,随着技术成熟已经不再开放了,国内公司做出来的头显不能再兼容了。这也是为什么国内很多做pc头显的,最近突然又转到移动vr的原因之一。

2014年,王明杨带领团队加入暴风影音,进行暴风魔镜第一代的研发。但他呆了一段时间之后,觉得暴风的思路跟他不太相符。暴风一年出了5代产品,它对标的不是gear vr,而是cardboard那种东西,可能是要把外形做得更漂亮或者是其他方面怎么样。但王明杨觉得,这个事儿应该出精品。因为当时那个行业确实是早期,干嘛不在核心的部分使劲儿呢?

(编者注:王明杨接受“商业新星”采访时表示,他和暴风在关于vr的观点上有冲突。王明杨说:“暴风认为这个东西需要快速迭代。在现有的基础上,他们也清楚自己的技术实力相比oculus较弱,他们能掌握多少就会用掌握的技术去做,然后让用户始终觉得有东西可用。但是实际上我不太认同这种思想。我更倾向于去掌握一些底层的技术,比如vr上的一些优化。但是,暴风觉得没有时间做这种事儿,应该把这个东西快速推向市场,快速迭代。”)

王明杨是专家,而我在媒体呆了也快10年了,正思考转型。你做媒体久了慢慢会发现一个基本的问题:媒体对市场所谓的分析大部分都是扯淡。尤其是媒体人越来越年轻,超过5年的媒体人我都很久没见过了。大部分记者干个两三年后,要么去公司,要么去做投资,要么干别的了。你关注行业就两三年,然后你跟老同志们讲你这个产业应该怎么做,这不是扯蛋吗?

vr这个市场很好,后来我就把这个事情放到第一位了。2014年10月,我们凑钱成立焰火工坊。我们当时非常看好gear vr,但它只适配于三星的某些手机。我们想为其他的安卓手机提供一套通用的解决方案,让这些设备的体验达到gear vr的水准。

在2014年,你讲vr的时候大家不知道是什么。当时vr并不是一个热门的项目。真正热起来,是在暴风股票连续涨停之后。资本市场开始觉得vr这个事儿是个机会,很多人开始研究它。资本市场和一般人对vr的基础的了解,还是通过暴风。

随后就是2015年,vr公司的大爆发,我们觉得这里面良莠不齐。vr+各种概念的公司特别多,但是市场上一个最基本的,能保证一定体验性的产品都没有。最普及的cardboard呢,说实话,我只能确定看a片时还能勉强使用,别的体验恐怕只有晕眩。

我们在算法阶段,主要是王明杨带人在写,前半年对外没有任何声音。在中关村民居里,我们把算法解决了之后,我就从腾讯科技离职,然后开始拿到第一笔融资。 最开始想从软件层面驱动,我们的新闻稿里写着希望自己像小米miui系统,用了我的底层的东西之后,我能够解决画面延迟问题,为内容生产商提供开发工具。我本质上是为开发者服务,帮他的产品吸引用户,然后通过流量变现。

但是后来发现不可能在国内找到合适的眼镜盒子。gear vr体验好,其原因在于它不是一个纯粹的盒子,通过usb跟手机连接,盒子本身还有陀螺仪和按键。国内就是把手机直接放进塑料盒子就好了,没有陀螺仪。

做硬件找不到合作方,我只能把硬件的事情做了。去年我们开始做头显设备极幕-1眼镜,做电路设计,重写imu驱动,但是这个目的是要配合算法和软件给用户一个及格线以上的vr体验,而不是说我为了做硬件而硬件。

其实vr是一个比之前所有的东西都更加复杂的一个东西。它分成两个周期,技术驱动和运营驱动两个阶段。早期不稳定的时候肯定是技术驱动,以技术为核心的阶段。市场上认真做技术的不多,所以我们显得另类,这种另类说白了是其他一些人太急功近利造成的。

但今年5月份后,我们判断市场已经不在是技术驱动期了,因为google发布了基于安卓的vr平台daydream(编者注:daydream包含三个部分,分别是强化智能手机反应速度的vr模式、针对第三方厂商的vr头盔参考设计以及建立vr内容平台)。

我之前看好三星gear vr,是因为三星在底层软件,包括硬件驱动上给了很大的优化空间。而现在谷歌要把这些东西直接打包到安卓里。过去我们觉得google的cardboard是很low的东西,所谓的标杆就是gear vr。但我估计到明年年中左右,标杆就是daydream。

这意味着包括gear vr在内,在安卓之上去打造一个全新生态的可能性基本上已经不存在了。我觉得算法的价值会越来越小。按照google的影响力,对开发者的影响力,对硬件厂商的影响力来看的话,我们判断最终在移动vr市场上胜利的就是daydream。

这会给很多做自有生态的人带来巨大的打击。说实话,在安卓体系下去跟谷歌对抗是非常不明智的事情。算法层面公司已经做好了,产品已经做的差不多了,所以我们不会再把建立自有的独立生态放在第一位,开始向市场化努力,在兼容谷歌的基础上争取更多用户。

以前我们做生态,更多的是跟开发者绑定,把开发者服务好,然后在这个里面生根发芽。但现实是开发者的积极性不高,原因在哪里?大家给移动端做东西都不挣钱,给谁做都不挣钱,而且各家都没有量。而没内容,硬件的量又起不来。这个事情是恶性循环。

但跟淘宝店主和渠道沟通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市场不都是这个样子。深圳的cardboard体系已经是很成熟的东西,每个月的出货量将近两百万。单月两百万,我们说体验这么差会有市场吗?后来看了一下,他们最下游的分销商淘宝店评分还都很高,消费者买来看a片,别的不干。

我们原来很多思考是基于技术的,gear vr放在那里,cardboard这么low的东西怎么会有市场?事实证明价格是第一要素,用户的需求也没有我们想得那么高端。这是深圳公司和淘宝店主们给我们上的一堂课,比行业大会里的老专家有价值得多。

所以公司从5月开始跟深圳的厂商合作。我们不再考虑自己生产,而是会提供统一的硬件方案和软件服务,这有点像是我们做一个windows系统,深圳那边做pc机一样。我们鼓励他卖更多,大家分利,反正硬件的事情我们也不太擅长,还要管渠道,还要管售后,这些事情太麻烦了。

通过低价,深圳已经在教育市场了。那我们觉得挺好。在过去,我们实际核心的服务对象是vr的开发者,现在我们服务的对象应该是所谓的硬件方案商,但是c端的客户端也在我手里。

目前来看,我们做的类gear vr方案市场巨大。深圳的vr产业链已经盘活了渠道,找到了消费者,但过去他们做的cardboard方案太没技术含量,以至于缺乏门槛,没法获得更高溢价,而daydream遥遥无期,我们的东西恰恰在现阶段符合他们的需求。

这个行业里面吹牛逼的太多,显得我们好像什么都没有干一样。事实上,今天出货量靠前的几个深圳品牌已经有些确定用我们的极幕眼镜方案了,意向出货量比在新闻里常见的几家公司要大得多。vr现在还是一个有技术门槛的事情,我们有技术。

我们觉得vr发展看上去好像特别慢,但在资本市场看不到的地方已经在生根发芽。市场也是有循序渐进的过程的,现在创投圈跑得比它还快,一定会出问题。太多的概念,太多的发布会,太多的假数据,还不如淘宝店主给行业带来的贡献大。

我还是希望行业自然增长,我们跟着它增长就可以了,在合适的时候做合适的事情。我从媒体离开前报道过的热门创业企业,很多已经看不到了。我记得他们曾经意气风发的样子,我知道最终很多vr公司也会和他们一样。

焰火工坊简介:

焰火工坊成立于2014年10月,是一家提供虚拟现实技术、软硬件产品、内容和解决方案的平台型创业公司,目标是构建一套向行业开放的硬件标准,以此带动降低延迟算法和软件开发工具的核心业务。2015年8月,获得pre-a轮1000万元融资。

团队介绍:

创始人兼ceo娄池:科技媒体从业逾10年,曾任腾讯科技副主编和《纽约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联合创始人兼coo张闯:科技媒体从业逾10年,曾任腾讯网数码频道主编。

联合创始人兼cto王明杨:从业逾10年,关注和研究vr技术数年。曾任暴风魔镜项目的软件负责人。在此之前,他还曾创建了lbe,并兼任ceo。

1.转载请事先获得授权(联系人微信id:hsy111520)

2.喜欢就分享出去,让我们用优质原创内容占领朋友圈。

365bet体育在线

你问我答|Vol.9 NCM811电池真的好吗?刹车“刺啦刺啦”响可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