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宝马7系|“二叔”张嘉译:他的性感,致命

来源: pp电子  阅读: 366

[导读]虽然是简短的一句评价,却是观众对张嘉译演技最走心的肯定。而这些年,张嘉译也从未让观众失望过,无论是呆萌大叔,还是铁杆硬汉,他都拿捏有度,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张嘉译便是如此。凭借老道而又沉稳的演技,张嘉译拉开了“中年走红”的序幕。那一年,张嘉译39岁,终于在四十不惑来临之前,迎来了演艺事业的春天。宋思明之后,火到失控的张嘉译,穿梭在各个角色中:他是《悬崖》里心思缜密的共产党特工周乙。

全新宝马7系|“二叔”张嘉译:他的性感,致命

全新宝马7系,如果此刻孤单

不妨抬头看看月亮

来源|砍柴书院(id:kanchaishuyuan)

网上曾流传这样一句话:想要收视率,男张嘉译,女孙俪。

虽然是简短的一句评价,却是观众对张嘉译演技最走心的肯定。

而这些年,张嘉译也从未让观众失望过,无论是呆萌大叔,还是铁杆硬汉,他都拿捏有度,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其实,演员是一个很被动的职业,有的人兢兢业业许多年,却一直徘徊在“脸熟”的怪圈里,有的人却凭借自身的灵气或者机遇,仅凭刚出道的第一部戏或者某个角色,就可以走红影坛。

但更多人,属于二者兼得,先默默耕耘,耐心等待着那个能让自己“走到人前”的角色。

张嘉译便是如此。

0 1

十年前,一部《蜗居》引发了全民追剧的热潮,当时,火的不仅是文章、李念这两位年轻演员,还有人到中年的张嘉译。

在剧中,张嘉译饰演贪污、好色的政府官员宋思明,演这样的角色是有风险的,如果表现力不够,很容易引起观众的反感,但不管是最初的老谋深算,还是最后的悲惨不堪,张嘉译都演绎得恰如其分。

凭借老道而又沉稳的演技,张嘉译拉开了“中年走红”的序幕。

那一年,张嘉译39岁,终于在四十不惑来临之前,迎来了演艺事业的春天。

宋思明之后,火到失控的张嘉译,穿梭在各个角色中:

他是《悬崖》里心思缜密的共产党特工周乙。

他是《一仆二主》里安分守己的中年大叔杨树。

他是《心术》里仁心妙手的完美医生刘晨曦。

虽然高产,但张嘉译几乎没有烂片,他演戏自然内敛,情绪精准到位,在《白鹿原》里,张嘉译有一段哭戏戳中了无数观众的泪点。

得知仙草染上了瘟疫命不久矣时,他先是用力地跺着脚,拍打着大腿,而后情绪爆发,蹲在地上瞬间泪崩,哭的口水都流了出来,那种无助、悲伤和绝望的复杂情绪,被张嘉译演绎得淋漓尽致。

曾一起合作过的演员,都对张嘉译的演技赞赏有加,闫妮曾评价他,张嘉译演戏“很准确”,而合作拍摄《悬崖》的徐超则说,张嘉译最让人震撼的是,他不用技术就能达到情感的自然流露,这种“忘我”的状态,堪称表演的最高境界。

在最火的几年,张嘉译更是一人独揽飞天奖、白玉兰奖、华鼎奖、金鹰奖四大电视剧男演员奖,绝对的老戏骨。

走红后,媒体每次介绍张嘉译的时候,都喜欢用“一夜成名”,每次他都会笑笑说:“这一夜有点长。”

要知道,此前20年,他演了17部电影和超过1000集的电视剧,这不是一夜,而是7000多个日日夜夜的蛰伏。

真应了那句话,哪有什么一夜成名,其实都是百炼成钢。

0 2

说起千锤百炼,张嘉译小时候就体会到了。

其实张嘉译没有一点文艺细胞,身体协调性差,身体比擀面杖还硬,唱歌五音不全, 连他自己都说:“根本没想过就我这能耐还能当演员。”

可就是这样一个和文艺完全不搭边的张嘉译,却意外从一千多人中脱颖而出,考上了北影。不过,他都读完一学期了,街坊邻居还是半信半疑。

暑假时,张嘉译刚走到家门口,就被邻居拦住了:“听说你小子上了北影,不是吹牛吧!

张嘉译赶紧解释:“是真的,都上了一年了。”说完还把学生证拿出来证明下。

“没骗人吧,啥时候能在电视上看到你?”

张嘉译嘿嘿一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等着瞧吧,早晚有那么一天。”

刚迈进北影的校门时,张嘉译就给自己的人生下了定义,这辈子,我就吃演员这碗饭了,谁知他热情的小火苗刚刚燃起就被现实浇灭了。

北影向来是卧虎藏龙之地,文艺方面极不突出的张嘉译,感觉压力重重,后来回忆起大学四年时光,他直言:挺难熬的。

张嘉译自知先天优势不足,只能靠后天努力。为了考试,他练习了整整一年的《杨白劳》,在北影的四年,每天天刚蒙蒙亮,他就爬起来,悄声地走出宿舍,去练习晨功,他的老师回忆说:

“他是一个特别用功的学生,那时候学生要练晨功,他每天都坚持。”

才艺不占优势尚且可以通过努力去弥补,但外形上的不突出却是硬伤,刚20岁出头的张嘉译,少年老成还偏胖,马精武教授语重心长地说:“你的形象很受局限,可能毕业后不会演主角,更多的是配角,但你要坚持。”

张嘉译闷声回应了一句:“知道了。”

0 3

但让张嘉译没想到的是,这个“炼造”的过程, 持续的时间的确有点久。

毕业后他连演配角的机会都没有。

为了能留在北京,父亲从西安跑来带他一起找工作,看着平日里高傲的父亲在剧团领导面前弯腰陪笑脸的,陕西人的倔劲儿就上来了,拉着父亲就往外走“我不留在北京了,服从分配回西安。”

回到西安后,张嘉译成了西安电影制片厂的一位普通员工,他的发小见到他,都笑了:“你说你上了几年北影有啥用,还不是跟我们一样。”

张嘉译倒是不恼不火:“别着急,早晚能行,走杀盘棋去。”

就这样,张嘉译开启了跑龙套生涯,那个年代没有偶像剧,他就在各种影视剧中饰演大大小小的角色,有的仅仅三两句台词。

除了不挑角色外,张嘉译的性格还很要强,拍动作戏时,从来不用替身,直接往水泥地上摔,不小心损伤了脊柱,才二十多岁,就得了素有“不死癌症”之称的强直性脊柱炎。

这种病特别折磨人,一直到现在,张嘉译每半个月都要打一次针,带中药进剧组,而且每天拍戏要比别人早起,拿热水冲开整个后背,否则就疼得不行。

工作之余,张嘉译还给自己安排了任务,每晚回家必看两部片子,经典部分不厌其烦地回放,别人看的是热闹,他揣摩的是演技。

在西安,张嘉译一待就是十年,转眼就从二十岁的青葱少年,长成了三十而立的大男人,很多人都以为,他的人生可能也就这样了。

通常人到了三十岁,就开始追求岁月静好,但三十岁的张嘉译,野心才刚刚开始。

他只有一个想法:再不走出西安就没闯劲儿了。

0 4

2000年,张嘉译辞去了铁饭碗,带着一个大行李卷,住进了北京的地下室,虽然经过十年打拼,在西安有点名气,但重回北京,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他没名气,没钱,和千万个北漂族一样,过着难捱,又被梦想吊着的日子。

最穷的时候,几天不出门,窝在昏暗的地下室里,盖着潮湿的被子,一边看书,一边吃着饼卷大葱。那时,最能形容他的一个词是——中年落魄。

偶尔失眠,张嘉译也会想想从前在西安的日子,在家乡,混的再不好,身边也有父母,有一帮朋友,但在偌大的北京城市,远离故土,漂泊异乡,他除了梦想和穷,什么都没有。

成名后,很多人问他,北漂苦不苦,张嘉译摆摆手说,苦什么,那都是人生的必经之路。

但实际上,哪有不苦就能换来的甜。

只不过是当你苦尽甘来的时候,回过头望去,曾经的苦反而都成了最宝贵的财富。

在那段最艰难的日子里,支撑张嘉译走下去的就是他对表演的执念,他不计片酬,不管角色大小,只珍惜每一次拍戏的机会,一路从“警察专业户”演到了“婚姻专业户”,堪称演艺圈的劳模。

虽然频繁出镜,而且,2006年主演的电影《左右》还获得了柏林电影节银熊奖,但张嘉译总是和“人尽皆知”差点距离,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处于戏红人不红的尴尬境地。

有时上街,别人看到颇有些熟悉的脸,便会主动上前打招呼,诶,你是那个?那个谁来着?

起初,张嘉译会主动回答,你好,我叫张嘉译。

后来次数多了,他也累了,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你好,我是胡军。

看着演艺圈每年都有人瞬间走红,一夜成“腕”,身边的朋友就忍不住问他:“咋样,还能出头不。”

张嘉译习惯性地摸下头,吸口烟,然后扔出一句狠话:“到45岁的时候,一定要演出来,演到60岁,他们也不好意思不给我一个艺术家。”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但人生的路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青云直上,少年得志的人毕竟是极少数的,张嘉译自然明白这个道理,面对“不红”,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像打铁一样,继续“锻造”自己,不辜负任何一个角色。

都说你的每一份努力都会被看见,不在这个地方就在下一个地方。

终于,张嘉译在自己定下的45岁目标之前,迎来了演艺事业的转机,他遇到了六六的《蜗居》,靠一个反面男小三的角色,走到了人前。

这时,距离他毕业,已经过去了将近20年。

0 5

娱乐圈是一个极容易让人迷失的地方,盛名之下更易膨胀,“红”了之后的张嘉译,也感受到了这种强烈的冲击。

来自四面八方的赞誉,来自各式各样的橄榄枝,恍惚之间,他差点忘了自己是那个熬了20年的张嘉译。

好在,他扭头就清醒了。他说:“你要看这个职业最本质的东西,而不要被它附带的光环所左右。”

娱乐圈,向来都是一个急功近利之地,你越红机会就越多。

面对如雪片般飞来的剧本,不好判断时,他就会先看看这部剧的其他演员都有谁,如果是有“真正意义上的演员”,他便会毫不犹豫接下剧本。

平时在片场,他也不会以“视帝”自居,对自己要求极其苛刻,不管多累,如果感觉演得不好,他会自己喊停,要求重新拍摄。

为了拍戏,不耽误剧组进度,他可以不吃不睡,拍完戏再累再苦,收工后也要把自己的表演再回忆一下,反思自己的表演。

拍《白鹿原》的时候,张嘉译不但是主演还是艺术总监,他几乎是拿命在拼:

“有些戏演完一场就很累,坐在那不想动,连再演一条的劲都没有。缓一缓,抽根烟喝口水,来,撑一口气起来,再来一遍。”

和他合作过的演员都说,张嘉译简直就是个“疯子”,在《白鹿原》现场,经常为了一个镜头或者一个场景,和导演刘进、制片人李小飚陕西话吵得不可开交,同组的何冰偷偷地劝“你干嘛啊,弄得我们都挺害怕的。”

张嘉译不但疯还认真到了极致。《白鹿原》里有一个白鹿书院,当时剧组花了很大的精力找到了老房子,摘掉房子中现代的部分,做各种复古的修复,可看到修复后的图片张嘉译又觉得不对了。“想象的它是在村子边上,那原本是个家庙嘛,最好是半山上,相对独立,又跟村子有联系。”

张嘉译说完,美术急死了,哪儿正好找这样的房子啊,但张嘉译说,不行,就得找。最后,在山西一个小村子边真找到了。

拍《急诊科医生》时,对演员的要求比较高,现场很多抢救的戏份都要求台词的节奏和手上的动作不能停顿,一气呵成,张嘉译便走火入魔的背诵台词,吃饭背、睡前背,想想那些喜欢用替身,台词都懒得背的演员,对张嘉译的敬业精神,又多了几分敬佩。

“所谓的执着和坚持,是因为你对表演一直都有一份热爱,你爱它,投入就要认真”。这份执着,不仅贯穿在他蛰伏的前半生,也融入了成名后的后半生。

0 6

在快到五十知天命的年纪,张嘉译还是穿梭在各个片场,诠释着一个又一个人物。

细心的观众会发现,张嘉译的红仅限于在“角色”内,虽然他四次夺帝,但生活中的张嘉译异常低调。

在人人忙着刷存在感,立人设的娱乐圈,他不上综艺和真人秀,不玩微博,不和粉丝互动,身上唯一的标签就是“演员”,他似乎有意避开“炒作”。

张嘉译的人生追求很简单,就是“努力做一个好演员”,也正是因为这份坚守,才有了豆瓣上8分以上的高口碑作品。

他曾说,自己不是偶像明星,用不着曝光率。他也从没把自己当个明星。

工作之余,张嘉译会彻底放下演员的身份,把更多时间留给家人,中年得女的他,也是女儿奴,更坦言:“下半生,为女儿活。”

私底下的张嘉译,毫无明星架子,活得相当有烟火气。

要么穿着t恤拖鞋和朋友一起吃大排档,要么约几个朋友一起搓麻将,或者喝喝茶,真实又不做作。

从一夜成名到现在,又一个十年过去了,和那些昙花一现的艺人不同的是,张嘉译的人气一直居高不下,他低调做人,努力拍戏,在他身上,“演员只是职业”这句话,得到了最好的印证。

0 7

陈道明曾这样评价张嘉译:他的外形条件在男演员中不占任何优势,之所以能成为粉丝喜欢的男神都是靠后天的努力。

台湾著名作家刘墉曾经说过:

“每一个年轻人都要过一段“潜水艇”似的生活,先短暂隐形,找寻目标,耐住寂寞,积蓄能量,日后方能毫无所惧,成功地“浮出水面”。

张嘉译就是这样一个肯死磕的人,但这个社会太缺少如他一般的人了。

有人愤怒:我都干了三年了,为什么领导还不提拔我!

有人怀疑:我都30多岁了,这辈子还能怎么样?

有人“年少老成”:努力工作不如努力做关系,如果努力都有用的话,怎么还有那么多普通人。

有人成功止步于金钱:别和我谈理想,赚钱才是真的。

太多人过早的被成功学功利化,也有太多人被浮躁的风气同化。

仿佛奋斗只属于年轻人,人生“丧”的论调,到处弥漫着。

但自始至终,张嘉译的目标只有一个——做个好演员,而这条路除了努力没有捷径。

所以,从走进北影那一刻,他从未放弃过努力,最终靠自己,拼出了理想的人生。

“低谷时耐住寂寞,巅峰时不忘初心”,正是张嘉译30年演艺之路的真实写照,却也是众多人生一个稳妥的范本。

这也像极了那句话:

人生只有走出来的美丽,没有等出来的辉煌。

作者:晨夕,砍柴书院老a,崇尚简单生活的自由写作者。来源:砍柴书院(id:kanchaishuyuan)。

- 月亮往期好文 -

“我跟亲戚在朋友圈对骂了一年”:成年人最该修的,是格局

乐视网又“作妖” 是贾跃亭给了信心?